《格萨尔王传·门岭大战》

·《格萨尔王传·门岭大战》目录:
第一回 梵天王彩路授记 格萨尔试探晁同
第二回 达绒家半夜吵打 晁同叔奏请用兵
第三回 雄狮王调兵遣将 老总管陈明战因
第四回 岭属邦奉诏出兵 三仙鹤飞羌传檄
第五回 岭丹玛遣将布阵 晁同叔伏虎现丑
第六回 格萨尔控测降将 羌玉拉答复问山
第七回 门臣古拉查岭营 羌将玉拉巧退敌
第八回 古拉奏门岭对话 辛赤王调兵御敌
第九回 门将阻击岭尕军 岭尕三英战南河
第十回 古拉单骑战丹玛 墨朵以嫁退岭军

第十一回 门二臣告老受斥 独脚鬼占卜吉凶
第十二回 门五将大战岭营 格萨尔超渡亡灵
第十三回 岭二将报仇雪恨 门达瓦被俘求生
第十四回 门古拉夜袭岭营 白天姑临空授记
第十五回 雄狮王降服三妖 三岔口古拉丧命
第十六回 岭唐孜为国捐躯 晁同叔斗独脚鬼
第十七回 忆母塘辛巴扬威 说因缘墨朵劝父
第十八回 求援军途遭拦路 破要寨岭将争先
第十九回 自在魔搭梯救主 格萨尔征服门国
第二十回 御花园公主献宝 格萨尔开仓济民
第二十一回 岭尕军凯旋归国 花虎坝珠姆接风
第一回 梵天王彩路授记 格萨尔试探晁同

格萨尔王三战三捷,凯旋归来,岭尕臣民上下大摆筵席,欢庆七日,享用了丰盛的茶酒后,分别回到各自的住宅。
水龙年仲夏十三日之夜,天光暗暗、高耸的山头未见着金冠,低洼的大海亦未点缀金色的光斑,天上群星集聚,岭尕的黎民百姓正安寝入梦之际,那高天虚空的中央,三十三天顶上,在银光闪耀的海螺宫里,白海螺的宝座上,威坐着白梵天王。他那白螺顶饰晃悠悠,光彩的头发亮晶晶、水晶般透明的胡须轻飘飘。这时,天降花雨淅沥沥, 檀香缭绕香喷喷。
白梵天王头戴一顶白海螺盔、大鹏盔瓴颤巍巍。身着一领白海螺铠甲、白螺镶嵌的护心镜光闪闪,环佩护心镜的珍珠璎珞亮晃晃。他右挂虎皮箭筒,左悬豹皮弓袋,右手持一把水晶柄宝剑、左手握一杆飞幡红矛、跨一匹灰白神马。四面八方簇拥着繁星般密密麻麻的天兵天将,浩浩荡荡的旌旗漫天飞舞。白梵天王率领着勇武的天丁,从彩虹路上御驾亲临于半空中。
朵康岭国的玛德亚花虎坝子上, 有一座巍峨壮观的森祝达孜宫殿。就在这座具有千柱的寝宫内,无敌格萨尔王似睡非睡的当儿,不知什么原因,空中突然响起一阵巨吼声。霎时间,森祝达孜王宫四周呈现出一排彩虹的帐幕,天空降下纷纷花雨。在激烈的霹雳声中,白梵天王神采奕奕地立于彩虹道上,向格萨尔王授记道 :"呀!天神的儿子大士呵!莫要睡觉快起来。愚痴睡觉才没个完,你这样贪睡怎得了。世间的业运无间断、贪嗔者没有回心日。你的心别散乱呵!我的儿呀!快起来,我有话儿对你讲。"于是顺口唱道:

啊啦嗒啦嗒啦哞,
唱过宛转起歌调,
再请世尊三身神,
法身、报身和化身,
法力无边神通广。

极乐世界法身神,
怙主无量光佛呵!
今日请把天神助。

五部至尊诸佛祖,
今日护驾伴随我, 《格萨尔王传》
请为我歌来领唱,
助我歌儿更动听, 手抄本及插图
声调宛转遂我愿。

若问这是啥地方,
它是东方朵康岭,
阎浮世界轴心地。
这座森祝达孜宫,
雄伟壮丽象兽王,
故名狮龙虎宫堡。

若不认识我是谁,
上界神仙胜境中,
白梵天王便是我。
要知这歌叫啥名,
它叫白神远扬歌。

无敌雄狮威王呵!
心莫散乱听我言,
男儿贪睡无知识,
圆石贪睡粘冰上,
旃檀贪睡根易朽。

喇嘛贪睡谁传法,
长官贪睡谁施法,
辩士贪睡谁论战,
勇士贪睡谁破敌,
母姨贪睡谁煮酒,
少妇贪睡谁理家。

好汉贪睡一早上,
便是男中败家子。
穷人贪睡一早上,
全家生活没着落。

梵天王我说底细,
从前岭尕这地方,
加查尚未成年时,
觉如你未降生前,
南方门国首府的,
有一个阿穷格茹、
和一个牟穷古茹,
率领雄兵十五万,
无端侵犯岭尕国,
摧毁十八大部落,
所养人马都被杀,
所积财产都被抢。

六匹御用蟒龙缎,
那是汉皇外甥女,
加查拉噶的嫁妆,
也是岭尕的财宝,
全被门国夺了去。

朱哲青山坡顶上,
达绒晁同好孙子,
大人杰瓦儿拉布,
两位贤臣遇门贼,
寡不敌众被惨杀。
岭尕那匹能飞马,
还有骟马九十九,
全被门人赶了走。

从此门岭结下仇,
杀人血债要讨还,
夺去财产需追回,
无敌威王莫滞留。

西藏自古有俗话:
有仇不报是狐狸,
有问不答是哑吧,
施食不酬是骗子。

南方门国那地方,
共有十八大区域,
那是十八大部落,
共有将士三百万。

南方门国辛赤王,
他是自在魔转世。
古拉脱杰内务臣,
他是罗刹魔转世。
门国阿扎六十个,
是吸活人鲜血者,
是食活人红心者。

南方门国辛赤王,
今年岁至五十四,
如若放过五十七,
从此岭无降伏份。

他那吃人红魔马,
今年正是七岁口,
要是逃过九岁时,
往后岭无调伏份。

古拉脱杰内务臣,
今年年纪三十六,
只要避过三十七,
将来岭人没法制。
岭若趁早不出征,
辛赤国王难威服。

南国女中佼佼者,
墨朵拉则门公主,
具有百男的力气,
具有百女的娇媚。
皮肤洁白似海螺,
血统纯洁似明镜。

她是十万空行主,
东方白螺女转世。
她那竹丝般长发,
好似甘雨滋润过。
婀娜身姿似修竹,
日光之下更倩丽,
男女都被她吸引,
男儿见她动心弦,
姑娘见她起妒嫉。

这位活现妙天女,
许给拉郭做司茶。
你那娇妃孙珠姆,
无法跟她去比美。

南方门国那地方,
珍奇异宝难计数。
其中欢喜聚福宝,
大士东去内地时,
不可少了这宝贝。

镇国之宝那甘露,
劈天利刃那宝剑,
古拉脱杰那人皮,
岭尕必夺这三宝,
将来西征大食国,
冲越火坝不可缺。

南门不只这些宝,
南方门国那地方,
还有上等米粮仓,
定要搬运回岭国,
定要纳门归治下。

此战若胜辛赤王,
四方恶魔皆归顺。
那时大士了心愿,
佛陀正法被弘扬,
六道众生享清平。

无敌雄狮威王呵!
很早以前那时节,
花花岭尕大酋长,
便是你那晁同叔,
怨他当时失了策,
朵康岭尕遭蹂躏,
此事今后会大白。

请你大士格萨尔,
今夜化作白羽鸟,
飞向达绒去授记,
看他说啥明日晓。
大士速令四国兵,
今年出征讨门国。
我这白梵天王的,
骁勇天丁十八亿,
已驻南方右山头。

厉妖古拉格佐的,
九十九万小妖兵,
已屯南方左山头。

龙王祖腊仁青的,
虾兵蟹将似海旋,
已临南方草滩上。
天兵、妖兵和龙兵,
三军下寨已数月。

雄狮威王陛下呵!
授记切切记心间。
未涉南河渡口前,
君臣宽心请登程,
你我往后再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