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式”在相同的格律条件下为表达一种特定的基本观念而经常使用一组词。程式拥有无线变化,而不是整齐划一。
一《格萨尔》几部“宗”的程式化结构模式
  “ 程式”是由于急需表演而出现的一种形式。只有在表演过程中才存在,才有关于程式的界定。因此;口头程式理论解决了复杂的口头创编问题,并进入到各类民间叙事诗,它与形式主义和结构主义有着密切的关系。例如:史诗《格萨尔》中的每一部“宗”都是一次战争,每一次战争的起因———经过———结果都是一种程式化。不过每一次战争的起因和经过是不相同的,但结果都是相同的都是胜利回归。当艺人演唱每一场战争的时候,起初是开篇词程式,也就是祈祷和赞词,然后将内容简介。如《大食财宗》这里面主要讲了夺取的财宝,论功分赏有战功的部落和战将的情节。有17句开篇词:分别是祈祷词4句、赞词8句、内容简介3句、还有谦语2句。这种程式化结构的开篇词,它成了艺人唱部的引子的固定性质了。在内容上看这些词是僧人学者所加的,这样的开篇词一般都很整齐,字数在7—9,音节和音步都是相相似。这样的程式化结构模式在几部“宗”中都有,都基本相似,如:《木古骡宗》、《卡切玉宗》等等,艺人都是以这种程式在表演中创作的。另外还有些部本是以散文致开篇词的,如:“《岭众煨桑起国福》:这里将要讲述岭国大丈夫宝珠制敌王格萨尔率领八十大成就勇士及岭国各部落将士共煨世界桑,并一举诛灭了来犯的魔畜——紫铜角红野牛,又降伏了霍尔数名勇将的故事。在讲故事之前,请先让我用颂扬和赞美缀成的花束,来迎接被誉为“吉庆祥云上的神乐”——有关白岭国君臣们的优美故事!”这些就是一人在表演中的程式化结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