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式”在相同的格律条件下为表达一种特定的基本观念而经常使用一组词。程式拥有无线变化,而不是整齐划一。

二、《格萨尔》中诗歌的程式化结构

  史诗中所说的那些“部本”,也就是一种说唱的程式化结构模式。史诗歌是有内容和形式共同塑造,形式是目前格律体新诗研究的主要部分,而内容是一切诗歌存在的理由。诗歌的形式是节奏、韵律、声调、结构的整体表现;诗歌的内容包括意义、意象、情感等让读者去理解和感悟的东西。诗歌不但要注重内容的表达,也要注意形式的表现。语言、意象、情趣三者的和谐及互相的联系,那就是境界、意境、格律的实质。歌手在表演的过程中,他懂得一部史诗歌的开头有期独特的模式,它掌握着自己的开端和节奏,至少有一个不断重复的模式,用来支撑和叙述。因此;一部史诗歌它开头的引子和中间的的重复性人物介绍,以及结尾的重叠词语都是诗歌唱段的程式化结构。比如:《格萨尔》史诗中每部宗中:

三、《格萨尔》的程式化结构与藏族文学传统的联系

  藏族传统文化不仅表现在人们的风俗习惯、生活方式、心理特征、审美情趣、价值观念等非理论形态方面。而且表现在各种程式化了的理论形态方面,同时藏族文学也在藏族历史文化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但这种艺术同音乐、绘画、雕塑、等其他艺术样式不同的是,它用语言材料作为艺人自己的构造手段,并以口头程式的使用所能达到的最佳艺术效果作为艺人本身的追求目标。比如: 《格萨尔》的艺术风格,可以说是溶藏族民间故事和民歌两大文学品类的创作和流传方式于一炉,既有民间故事处处动听、引人入胜的“说唱”的特点,该唱则唱,该说则说,有唱有说,穿插交错,自由活泼,不拘一格,同时又有千锤百炼的文学语言,曲折有趣的动人故事,形成了群众喜闻乐见的民族形式,这种程式化结构增加了艺术吸引力,这个民族形式和艺术吸引力是藏族文学的传统,应该发扬光大。

二、《格萨尔》中诗歌的程式化结构

  史诗中所说的那些“部本”,也就是一种说唱的程式化结构模式。史诗歌是有内容和形式共同塑造,形式是目前格律体新诗研究的主要部分,而内容是一切诗歌存在的理由。诗歌的形式是节奏、韵律、声调、结构的整体表现;诗歌的内容包括意义、意象、情感等让读者去理解和感悟的东西。诗歌不但要注重内容的表达,也要注意形式的表现。语言、意象、情趣三者的和谐及互相的联系,那就是境界、意境、格律的实质。歌手在表演的过程中,他懂得一部史诗歌的开头有期独特的模式,它掌握着自己的开端和节奏,至少有一个不断重复的模式,用来支撑和叙述。因此;一部史诗歌它开头的引子和中间的的重复性人物介绍,以及结尾的重叠词语都是诗歌唱段的程式化结构。比如:《格萨尔》史诗中每部宗中:

三、《格萨尔》的程式化结构与藏族文学传统的联系

  藏族传统文化不仅表现在人们的风俗习惯、生活方式、心理特征、审美情趣、价值观念等非理论形态方面。而且表现在各种程式化了的理论形态方面,同时藏族文学也在藏族历史文化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但这种艺术同音乐、绘画、雕塑、等其他艺术样式不同的是,它用语言材料作为艺人自己的构造手段,并以口头程式的使用所能达到的最佳艺术效果作为艺人本身的追求目标。比如: 《格萨尔》的艺术风格,可以说是溶藏族民间故事和民歌两大文学品类的创作和流传方式于一炉,既有民间故事处处动听、引人入胜的“说唱”的特点,该唱则唱,该说则说,有唱有说,穿插交错,自由活泼,不拘一格,同时又有千锤百炼的文学语言,曲折有趣的动人故事,形成了群众喜闻乐见的民族形式,这种程式化结构增加了艺术吸引力,这个民族形式和艺术吸引力是藏族文学的传统,应该发扬光大。
编辑:索木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