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繁华

一个人的繁华
是格格不入的尴尬

一个人的快乐
是逃避了繁华的孤独

一个人的绝响
是南飞落单的候鸟
像大风中孤立的白杨
无处停泊的躁动
纵使摇折枝身
也停不了的安静
那折了的枝桠
像断了线的耳机
再也没有声音可以骄傲


低吟浅唱

很久以前
就想一个人穿行于江南的小巷
怀抱我的琵琶
独自行走在烟雨蒙蒙的青石小道
来兴了
就一脸悲伤的弹唱虞美人
这样做
只是为了掩藏孤独

很久以后
向往一个人朝拜在布达拉
留下我虔诚的足迹
渴望朝拜在神圣庄严的神秘地域
幽怨了
能够在庙宇间诉说尘世的烦恼
这样做只是为了心灵的深化

很久以前
低吟浅唱在江南烟雨

很久以后
低吟浅唱在圣地拉萨


藏地行迹

我留恋的思绪渲染着夏的寂寞
与大地舞蹈着一支小曲
徜徉在藏地的万种风情里
千古激情在小河边流淌着痕迹
悠然的夏景心旷神怡

或许比不了烟雨含黛的古韵江南
或许抵不过雄厚豪迈的黄土高原

八月,我曾梦入藏地
我的灵魂飘摇着色彩斑斓
时而有清风扑面吹来
时而有云朵悬挂于天
时而有雄鹰击于高空
时而响起阵阵悠远的民歌

这里天高云淡,民风纯朴
这里密林葱葱,似一片海洋
这里有圣洁的雪山,还有金黄花海

神圣的庙宇随处可见
这里被赋予着仙境的美誉
一切很美,很浪漫

神圣的灵魂,浓厚的色彩
当汽车疾驰于这片广袤无垠的土地
心绪也跟着车速飞扬
当游走在扎尕那时
心儿也随着游荡

当越过风情溢溢的草原时
我恰似欣赏到了仓央嘉措情歌的活力
听着远古的呼唤
我又在思虑是谁留下千年的期盼?

这里如一个温婉的女子
又好比一个充满活力的硬汉
真是,真是
梦入藏区,行遍这里
花草茵茵开遍
几分醉,几分醒
几分恋,惆怅湖水中
几分韵,几分魂
几分歌,留恋高原处


如果相遇

回眸一笑我的温柔
梦里站在罗布林卡的路口
八廓街头记得你我牵手
布达拉宫前我们驻足停留
遥望雪山我虔诚膜拜
面朝草原看格桑花儿开
桑烟生起,风马飘散

如果我们真的相遇
我想,将会珍惜

生命本是一场漂泊的旅途
我想,你我终会相遇在晨曦初露的时刻
 

藏地街头

我想,逾越漫长的时空
与你定格在回眸的瞬间
绕过激荡的暗流
徜徉在安稳的岁月静思

我走过藏圣路的晨烟
穿过代乾街的夜雾
虔诚晚祷在华藏庙宇的门前
佛光与路灯交相辉映
停留在门前的我如此心诚

内心暗自成流的波涌
我转而回眸
正见你悠然一笑
侵入时光的寒波
与我游走在长路漫漫的藏地街头

 
        白梅杰,女,藏族,甘肃天祝人,95后。有作品散见《西藏日报》《青海日报》和藏网文摘、乌鞘岭,山东青年等刊物和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