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嗡嘛呢呗咪吽……”,悠扬的诵经声飘荡在我的耳畔,通天河畔的天葬台上桑烟缭绕,前来送葬的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人们祈盼慈悲的空行母降临人间,带走一切的苦难、厄运、悲切。面容凝重的天葬师郎嘎,摇动着法器,用松柏枝蘸着圣洁之水,抛洒向空中,那晶莹剔透的水花四溅,仿佛要将已经永远闭上了双目的母亲翁姆唤醒,然而母亲不可能再有任何的气息了。

         丹增哭喊着要奔向母亲的身边,“阿妈呀,你别走,你怎么忍心丢下我,丢下你的孩子丹增呢!”,悲恸的哭声穿过了云层,回荡在山岗上,阿爸更藏用他有力的臂膀拦住了我:

        “孩子啊,不能啊,阿妈的灵魂是要升天的,可不能让她对你牵挂不下啊!”

         阿爸把丹增抱在怀里,父子俩大声痛苦起来。桑枝的烟雾模糊了我的双眼,泪水更是模糊了我的双眼,阿妈终是送上了天葬台。

         丹增的眼前呈现处母亲美丽的容颜,母亲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温和灿烂的笑容总是挂在脸上。

         喇嘛郎嘎的诵经声更加响亮了,“让康珠高降的法号吹响吧,让佛的慈悲,天堂的善意,人间的仁爱,所有的福气全部降临到这位善良的凡妇人身上吧!”为母亲送行的邻居、亲友们,纷纷念起了祝福的经声,让母亲没有牵挂,安祥的升上天堂。

        “看吧!巨翅利爪的空行母已经从天而降,让我们凡夫俗子的灵魂得到解脱吧,伟大的神明在上,愿天地永生!”

         母亲生前受人爱戴,法力高强的天葬师郎嘎决定破例诵读“康珠高降”经文,来超度她的灵魂,母亲一生苦难,去世的时候,能得到这样的福气,我们只有在眼泪里为她送行了。

         是啊!丹增已经成为一个没娘的孩子,他闪着泪花,望着头顶的天空。母亲的肉身已被加持,她的灵魂已经伴随着云顶的神鸟“拉夏”飞上了遥不可及的天堂,妈妈,你一路走好。

        “阿妈,我答应你保护好我们草原的神鸟,不会让它们饿着”,丹增泪如雨下,他的思绪回到了两年之前。

 

2

 

          海拔4300米高的鹰岩上居住着高大威猛的草原勇士,威风凛凛的羽毛,刚劲有力的双爪,目光炯炯的眼神,似乎毫无疑问的成为雪域高原的天空上的霸主,风雨无阻的王者。

          拉夏今天回来的很早,不知从何时起,通天河边的鹰岩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他们逢山开路,遇河架桥,将一条条盘旋曲折的路修到了以前不能涉足的地方。

          工人们爆破石块的声音在山谷里响了起来,拉夏的雏鸟们一个个吓得索索发抖,生怕也被炸个粉身碎骨。

         “轰隆――”一声巨响,接着又是“轰隆――”的一声,树木摇晃,洒下了无数片树叶。山谷里的麻雀,石头鸟,纷纷拍打着翅膀仓皇飞逃。在尘土飞扬的空隙里,突然出现了拉夏的身影“我的幼雏们,不要害怕,妈妈保证不会发生什么事情,那只不过是轰隆隆的打雷闪电的声音罢了!”        

          拉夏见到嗷嗷待哺的雏鸟们后,心安了很多,又忙着和朱迪飞向高空去给孩子们寻找食物。傍晚回家的时候,看到巢穴里面的几个孩子已经奄奄一息,四只雏鸟已经没有了气息。

          “这是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它们怀着沉痛的心情将死去的孩子从鸟窝里取了出来。

          朱迪伤心的鸣叫,可是再也唤不回来它的孩子们了,它的孩子是被爆破声吓死的。

 

3

 

          我,一个小小的夏日寺的僧侣,是这里最不起眼的小扎巴,我三岁出家,不知不觉三年已经过去,在我眼里,师父是大德高僧,学识渊博,天下没有不知道的事情。我不喜欢诵经,每天跑到寺庙周围的小河里捡石头,玩泥巴,也有村里其它的小朋友们来找我玩。但是我知道早晚课的时间,开饭的时候是要必须回去的,否则准会挨骂的。

          夏日寺沉醉在晚霞之中,佛光熠熠,师傅郎嘎又开始了晚课的讲授:“我佛慈悲,常以牺牲自我,成就他我,而做为一名真正的佛家弟子,要明白“布施”的精髓,在佛教中‘布施’是信众奉行的准则,布施有多种,舍身也是一种布施,据敦煌发现的《要行舍身经》中载,即劝人于死后分割血肉,布施尸陀林(葬尸场)中。在汉地隋以前已有此风俗。这种风俗对于共同信奉佛教的藏族或许是殊途同归。在佛教故事中也有‘尸毗王以身施鸽’及‘摩诃萨埵投身饲虎’的佛经故事,宣扬‘菩萨布施,不惜生命’,请弟子随我诵读《波罗密多心经》,愿众生平安,愿天下苍生都受到佛的庇佑。”混浊的经声在大殿里回响起来,我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了,躲在一位师兄的背后一个劲的打盹儿。

         “丹增,你在干什么呢,有没有听到师父讲了些什么?你能说说何为“布施”吗?”

          我摸摸头嘿嘿的笑了!

         “师父,我不知道!”其他的僧侣们也嘿嘿的大笑起来。

         “丹增,出去到小河边玩去吧,小心别摔着,反正你也听不懂嘛!”郎嘎师父话语一出,我就像个鸟儿一样,一会儿没有了踪影。

 

4

 

          鹰崖上的拉夏一家又要迎来一个萧瑟的寒冬了,拉夏和妻子从很远的地方啣来树枝、鸟毛、枯草给小宝宝筑好了一个暖暖的大巣。

          拉夏一家世居在天葬台附近,超度亡灵,满足人们灵魂升上天空,也许是它今生所面临的使命和任务。它们这些天葬台周围山上的秃鹫,除吃人尸体外,不伤害任何小动物,人们把我们视为“神鸟”,这使拉夏感觉道特别的光荣。

         “是啊!我们秃鹫家族只吃尸体,死物,也可视为“不杀生”,六道轮回的风中,死魂灵是绝对不能流落在尸体之上的”

          鹰岩上的爆破的声音,新建的飞机场的机器轰鸣声,四下里响起,拉夏觉得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难了,这块家园很有可能保不住了。

         “我的爱人,真是奇怪,最近在草原上很难看到动物的腐尸了,我们的小家伙该吃什么呢,会不会饿死啊!”

          雌鸟朱迪伤心的说:

         “但愿不会,丰茂的水草,洁净的空气,是由于我们的存在而更美丽的”

         “听说人们把我们叫‘草原上的清洁工’,我觉得一点也没叫错,是我们及时的处理了动物的尸体,病死都牛羊的尸体,人类才避免了疫病的发生!”

         “唉!说什么呢,反正这个冬天我们是很难再找到吃的了”

         “无论如何,我们要养活我们唯一的小宝宝,那怕我们自己没吃的”

 

5

 

          六岁的丹增得到师父的允许,来到村寨看望妈妈,当他的小脑袋钻进门帘的时候,妈妈高兴的笑了。

          丹增撒娇的投入妈妈的怀抱,妈妈摸着他的小脑袋,开心的说:

         “丹增,回来了啊,这次,妈妈给你做一大堆好吃的。”

         “爸爸呢,他去哪里了呢?”

         “噢!她好像去买牛去了,据说汉地来的商人能出好价钱!”

         “可是妈妈,我知道秋天的时候,我们草原上的牛羊才会买呢!”

         “哈哈,谁知道你阿爸他们在干什么呢?”

 

6  

 

          拉夏和朱迪在高空中巡视,它们一家三口在这个寒冷的季节里总算没有被饿死,是受到了长生天的保佑,还是郎嘎师父的施舍,总算没有死去。

         “拉夏,你看,我们的食物,它们夺走了本属于我们的食物”

          每年的开春的时候,总有一些老弱病残的牛羊因为营养不良,或者感染了疾病而死去,通常人们扔在显眼的地方,喂食给秃鹫。

          一辆脏兮兮的,满身污泥的皮卡车停在了路边。这只牛已经死了两天,周围散发着阵阵的恶臭。丹增的父亲和牛贩在商量着价钱,

         “你最多出多少?”

         “五百。”

         “五百太多了,给你三百。”

         “成交。”

          说罢,这只死牛拉着一阵尘土消失在莽原之中。

         “拉夏,这是怎么回事?人类也像我们一样啄食腐肉吗?他们怎么可以夺走我们的食物呢?”

         “朱迪,你可不知了,现在内地有好多肉联厂,他们做一种叫“火腿肠”的食物,里面经常把病死的牛啊,猪的肉加到里面去?”

         “真是的,我担心我的小宝宝啊!”

         “这样吧!我们可以求求郎嘎师父分给我们一些食物,不要多,我们一家子能活命就可以了。”

 

 

         诵经声从拉夏寺中传来,郎嘎师父眉目紧锁,突然中止了祈盼众生平安经,众弟子望着师父,霎时间也静穆起来,佛堂里面没有了一句声音。

        “我听到了神的召唤,神鸟‘拉夏’的召唤,它对我说炮声残害了它的孩子,恶人夺走了它的食物!”

        “这是怎么回事呢?我们不能视而不见,这是对伟大神灵的亵渎,神秘的拉夏,帮助藏人的灵魂解脱升天,帮助万物平安,保护了这里的生态平衡,这是草原上的最不应该发生的事情,这是将恩人当成了仇雌”

        “丹增、达哇,快去伙房,把我们的牛肉拿出来,送到天葬场上去,快去!”

         郎嘎师父焦急的面容,来不及我们等待。

         拉夏、朱迪,还有三三两两的秃鹫,已经没有往日的神采,拖着虚弱的身体前来进食,可惜的是它们的最后的一个孩子,也因为误食了带着鼠药的老鼠而死了。

 

8

 

         从家里传来消息,据说丹增的母亲生病了,丹增急忙赶赴到家中,跪倒在母亲的面前。

         母亲的脸色苍白,身体已经虚弱不堪了

        “孩子,你回来了,回来就好,这些年你跟着朗嘎师父,学业精进,也不枉我们父母期待了一场”

        “我快要不行了,可是我还有话说,不要责怪你阿爸好不好?世界上的每个人都会犯错的。”

         这时阿爸也回来了,抓住阿妈的手嚎啕大哭起来“翁姆,你别死啊,你走了,我和丹增以后怎么活啊!”

        “更藏,你听好了,我们家里穷,可是穷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们不能没了良心,做伤天害理的事!”

        “我知道你将一些病死的牛羊买到汉地去了,可是你知道吗?人吃了会生病的,还有,我们的神鸟“拉夏”快要被活活的饿死了,你知道吗?”

        “呜呜呜”的哭声让妈妈伤心欲绝,爸爸抽泣着,抹抹眼泪。

        “翁姆,我发誓我不再做那样的事了,我对不起神鸟“拉夏”,对不起你,对不起我们的儿子!”

        “我努力赚钱,如果拉夏没吃的了,我去喂养它们,我自己做的孽,让我自己去偿”

         阿妈翁姆已经没有多少力气说话了,“更藏,丹增,我们来世再做一家人吧,让我圆一个梦,完成一次“布施”,把我的肉身献给伟大的“拉夏”吧!”母亲闭上了她美丽的双眼,永远不再回来了。

         爸爸更藏和丹增抱头痛哭成一团。

 

9

 

        母亲实现了她最大的愿望,天葬师郎嘎师父在天葬前念生了最高规格的真经“康珠高降”,如意的空行母从天而降,郎嘎师父把母亲的肉身加持为贡品,供奉来自四面八方的空行母。

        这些化身为秃鹫的空行母和比丘,能够帮助母亲将灵魂投生到一个理想的境地。心底有着悲悯生灵的深厚感情,而对于有着特殊意义的秃鹫,还多一份敬重…… 拉夏又回来了,是它带领着为数不多的“空行母”和“比丘”回来了,愿母亲的灵魂得到安息。

        父亲更藏搂住了丹增,不让丹增哭泣,“我发誓要爱护每一寸草原,绝不再干伤天害理的坏事了,请佛祖原谅我”

       “我发愿在我有生之年,保护神鸟“拉夏”,保护我们美丽的家园。”

        法号声声,锣鼓敲起,丹增仿佛看到一千个拉夏从我的头顶飞过去了,阿妈的“拉伊”声从远远的山峰穿过,走过鹰岩,飞上了云端。

        丹增的眼角留下了滚烫的热泪。

 

        史哲,青海诗词学会理事、编委,湟中工作站站长;青海省湟中县作家协会会员。有诗歌、散文、教育论文散见《青海诗词》《昆仑文学》《湟水》《读者文摘》《湟中教育》等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