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称短篇小说:奔跑的羊群

 

 

        次仁扛着一具被狼杀害的死羊,沿着山路走回家里。到了能俯瞰村庄的山口时,他把死羊放到路边的石头上,对着村庄低声哼了一首自小学会的山歌:如果幸福,我将留在故乡;如果艰苦,我将驰马远去。他的声音很低,像是睡梦中的呓语。

        当他再次把死羊扛到肩上准备下山时,用力清了清嗓子喊叫了几声,他每天晚上在家里都要对着空旷的山野喊叫几声,藉此吓退潜隐在村子周围的野兽,他怕那些越来越多的豺狼趁他走神逼近羊圈。后来他发觉,自己每晚站在楼顶喊叫,不仅是为了羊群的安全,他自己也害怕被豺狼围困在自己的家里。

        次仁68岁,有时感觉他很胖,有时感觉很瘦;有时举止活络,有时笨手笨脚;有时十分健谈,有时郁郁寡言;有时固执,有时开明。经常让人感觉他是一只行走的影子,在阳光下变出无穷的形状。

        他走走停停,沿着那条山路走回家里。这条路上走的人越来越少了,路面上到处都是乱石和荆棘。次仁谨慎察看路面,避开那些横在路面的石头。他感觉到,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能在这些山路中安心行走了。仅两年时间,次仁看见很多山路迅速从山面隐去——夏天时,那些路上滋长野草;秋夏时被接连而至的泥流覆盖,到现在,已经看不清那些纵横山面的土路了。所有道路变得寂寥而孱弱,那些他熟悉的土路,正被另外一种他无法抗衡的力量收了回去。次仁一个人的脚步,没法留住任何一条像样的路,他只能去适应那些日渐败落的道路。

        次仁右手抓住羊的两条后腿,把死羊倒着扛在肩上。羊头血肉模糊地在腰板上来回晃荡,沾在皮袄上的血迹已经干透了,纷纷脱落在风里。新的血液又从伤口渗出来,沾到被摩得铿亮的皮袄上,阵阵山风把腻人的血腥味送进他的鼻子里,他感到一阵眩晕。

        这具死羊的的眼睛睁得很大,保持着被杀害时最后的恐惧和无望,次仁从这双睁开的眼睛里,看见一群面目狰狞的豺狼。他念了几句真言回向给这只可怜的死羊,然后尝试为它合上眼睛,但不管怎么弄都阖不上,他觉得有点邪门,便对着死羊骂道:“活该你死不瞑目,谁叫你总是落单在外呢。”

        找这只落单在外的山羊,次仁已经用去五天时间。第四天时,他上山煨桑时,冷面对着远方的山神说道:“如果您没法给我什么启示找到那只走丢的羊,那我就自己去找,找不回来我次仁不是人。”

第五天他照旧上山寻找,看见一群鹰鹫在某个断崖边围成一圈跳舞,他就知道那里必有一只死尸,不管是不是自己的羊。他摸到断崖边时,发现果然是自己那只该死的羊。鹰鹫们失望地散开了。

        进入冬季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天气一直干冷着,田里的庄稼病怏怏的,像一群站在刑场的死囚。

        次仁把死羊放在家门口,用柴刀砍去羊头放到屋后的石墙上,把其余的全部拿去丢给蜷缩在木棚里的狗。狗棚搭得极其简便,抵不住那些锐利的风,这条凶悍的家狗也逐日瘦弱下去,整天躲在棚里瑟瑟发抖,若非有野兽逼近跟前,也懒得顾及更远的动静了。有时狼群在村口嚎叫时,它才拖着慵懒的身子从棚里出来随便吠上几声,吠叫声有气无力,显得极其敷衍。

        次仁把死羊丢给狗时,它才蠕动了一下身子,迟缓地享受这具被狼啃过的死尸。

        次仁坐到门槛上抬头望了一会天,发现太阳还悬在正空。他从兜里摸出早上带去的干粮吃着,然后,继续坐在门槛上。

        “到了冬天,白天越来越长了呀,”他对自己说。

        阳光硬巴巴地撒落在田间地头,四面围拢的寒气一下又一下划过他的骨头。他搓揉几下双掌后抱住自己,感觉自己的骨头像那些枯死的干柴。他脱去沾满血迹的皮袄,走进里屋烧火、打酥油茶后,坐在灶边一边喝茶一边发呆。突然,有火苗在灶中劈啪作响,随即从柴堆里喷出一截跳跃的火苗。这现象预示着有客在即。次仁想,会有谁来呢?他一边呆滞地喝着酥油茶,一边琢磨着可能来到的客人,但实在想不出究竟有谁会来这里。他收好茶碗,往灶里添上几根栎柴,拿上放在窗台上的弦子乐器来到二楼。这是他长久以来的习惯,每天午后或者傍晚上到二楼,独对眼前的旷野拉奏几首弦子曲。他一边看着眼前一块又一块荒废的田地,一边给手里的弦子乐器调音。风吹过长在陇沟里的枯草,发出萧瑟的响声。他把弦子乐器拿在手里,久久想不出一首完整的曲子来。

        那些荒废的田地是他邻居们的。如今这些田地里长满了高高的枯草,很多野鸟躲进枯草丛中,有时次仁在荒田边转悠时,野鸟们倏地窜出草丛,吓得他很久才能平缓下来。走在荒田里,他经常能听见青蛇穿过草丛的声音、鸟雀争啄谷穗的吵叫,甚至是蚯蚓在地底蠕动、寒冰融化等所有他一直没有留意的声响,现在变得越发清晰和高昂。

        次仁想到了一支不错的弦子曲调,正准备拉奏时,听见家狗有气无力地叫了起来。他想,这家伙吃下一只死羊后,大概是捡回骨气了吧。他放下手里的乐器,往狗吠叫的方向看时,发现有两个人正从家门口的核桃树下走向他家。次仁一下认不出他们是谁。他厉声唤了一声狗的名字后,狗也识趣地止住吠叫了。再定睛细看时,才认出这两人是乡政府生态移民搬迁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具体点,就是负责在本村实施生态移民项目的人。次仁认识他们,他们前来次仁家已不下20次,但都是两年前的事,已经有一年多没来过了。一见他们,次仁就知道他们的来意。次仁慌忙下楼看狗,把客人迎进家里,并热情地拿来他在秋天时酿好的青稞酒。

        “次仁大哥,这次来,除了你能知道的事情,另外还有一件事,就是电站工作人员要我帮他跟你代收400元的电费,说你今年的电费一直欠着,是真的吗?”一阵生硬的寒暄过后工作人员开口说道。

        “当然是真的!前几天我卖出一只羊了,这里有300块钱,请把这些交给他,另外100我会想办法给他送去。”说完次仁把压在糌粑木盒下300元拿出来,用手指熨平币面上的皱痕后交给工作人员。

        “你的事情想得怎么样了?如果想好了,钱我现在就可以拿给你。”工作人员指了指随身带来的一个帆布包对次仁说。帆布包鼓鼓的,活像一个骄傲的孕妇。

        “两位兄弟,我还是以前的想法。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离不开这里的。我的羊群也离不开这里。离开了这里,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干嘛。”次仁答道。

这是他第一次用这种口吻跟前来动员他的人说话,要是在两年前,他会用一些特别尖锐的话骂走他们。那时,他在村里还有一群志同道合的老伙伴,他们成天坐到一块,把现在的村庄和被指定的搬迁点做比较,在眼前的生活和往后可能来到的生活做比较厚,他们一致认为只有在自己的故土继续生活,才能有更加可靠的幸福。但后来,其余的人都被家人,或者工作人员说服了,只有次仁一直冥顽不灵。

        “您看都快两年了,全村40户,都已经搬到江边的移民点。当初你还和家人闹翻了,与他们分了家,自己一人留在这里,你不仅享受不到我们的任何惠民政策,也给我们的管理造成很大麻烦。如果你签下这份搬迁协议,对你自己和家人都是有好处的。您以前也当过多年的村长,不是个不谙事理的人。您看看这里,现在都成什么样了,我们刚才过来时,发现村口的大路上随处都是野兽的脚印,很不安全的。况且村里只有您一人,死了都没法发现。”工作人员口沫横飞地讲着。

        “野兽我倒是不怕,它们还不至于成为这里的主人。你看我都快70岁了,只是希望能够体面地死在这里。”次仁喝下一口酒说道。

        “看您说的,至于吗?请你下来享福,您还一直这么固执。如果想好了,就把协议签了吧,即日起我们就安排为您搬家。”工作人员很有底气地从包里拿出两张写满黑字的纸,要次仁在上面按下手印。

        两年前,次仁和他的伙伴在路边聊天时,大家有个共识是:只有山才是可靠的,我们能从山里适度索取生存所需的东西,大山永远会给我们安全感。到了江边,年轻人都外出打工,老年人只有成天坐在路边无所事事。那时如果手头突然没了钱,或者当我们已经丧失承袭百年的生存技能后,如果突然对已有的生存方式不满,或者突然断了所有获得金钱的渠道,那时该有多么无奈呀,那时我们可真的没有任何退路了。次仁和他的伙伴都觉得,村里的年轻人不应该这么急躁,应该在现有的基础上,或在现有的环境里谋求发展和幸福。

        次仁发完呆之后,发现工作人员已经把帆布包放到桌子上。他们麻利地拉开锁链,把里面几万元的钞票赤裸地亮给次仁看,随后说道:“搬的话这些都属于您,本来户均只有7万元的补助,您已经是我们在整个生态移民工作中的特例,您自己考虑吧。”

        “听说您儿子被诊断为动脉肿瘤,要做血管搭桥手术?那花费可不是你能想象的。当然,也希望您能为我们想想,我们工作组也为您这个钉子户埋过不少单了。”另一个工作人员补充道。

        这两年以来,每次前来动员的工作人员给次仁亮钱时,次仁每次看都不看一眼。有次甚至把工作人员手里装满钞票的袋子抢了过来,一把丢进灶火中说道:“不要老拿这堆废纸跟我说话,我想在这样放羊还要被你们管吗?”幸好一个工作人员奋不顾身扑上去,才使一堆钞票免于劫难。后来,他们都不轻易跟他亮钱,他们知道次仁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他的胆魄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他才不管哩。

        “让我再想想吧,给我五天时间你们再来。”次仁喝下一口酒后平静地说道,说完他小心翼翼地帮他们拉上了帆布袋子的锁链。

        树枝上的乌鸦已经不见了,太阳倚向西天,石头和草木渐渐遁入自己的黑影里。

        工作人员走了,次仁也照常服侍自己的羊群。

        平时,每天早上次仁会来到羊圈跟羊们说上几句话,说得最多的是叮嘱羊们要团结一致地上山觅食,不要落单,不要到了晚上还待在山里,并教给它们一些回避狼群的办法,不管它们有没有听懂。有时候,他会对着那些不听话的羊骂很长时间。那些被骂的人,也耷拉着耳朵在他面前垂下了头,搞得像是听进去了一样。

        某日夜里,次仁在神龛上点好一盏酥油灯,闭目为所有死去的人和羊祈福后,来到羊圈里看羊群,他看见自己的90多只羊正津津有味地反刍着青草,他倚在圈门上开始对着羊群说话,说完后突然听见有个声音说:“主人,谢谢你陪着我们。”

        “不用客气,也谢谢您们,”次仁说完这句话后,才意识到不对劲。他匆忙走出羊圈,来到二楼点上一盏更大的酥油灯,嘴里不停念着经文。但这个经历并不使他害怕,他的不害怕也一直使他困惑不解。之后他更频繁地与羊群说话。某次有只羊钻进田里偷吃麦苗,次仁发现后把这只羊抓来后,栓在门口的木柱上,用一根细软的树枝不停抽打,嘴里说着:“以后还敢不敢?以后还敢不敢?”但羊一直没有对他做出任何承诺。他就这么一直打,直到自己的右臂发酸了,也不见羊来求情求饶。最后次仁说:“好吧,既然你缄口不语,我也拿你没办。法”,然后放过这只羊。

        工作人员走后的第二天,次仁破例没有跟羊群说话。他急匆匆把羊群放到山脚后,赶往离家20多里的山庙里煨桑祈祷。一路上他走走停停,摸着一路上那些他熟悉的石头和树木絮絮叨叨。到了山庙前,次仁素有训练地堆起香柏枝点上了火,并从包里掏出粮粒撒向四面八方后开始祈祷,随后急匆匆地折回家里。

        到了家门口时,他看见有个身着西装,脚穿运动鞋的人坐在狗的对面。狗已经不叫了,只顾酣睡,看来此人到此已有一些时间。他旁边停着一辆货车,车厢里除了几个塑料盒子什么都没有。那人看见次仁时,脸上堆满笑意迎上前来说道:“叔叔,您好!我是收购山羊的老板,得知您有一群羊,特地前来看看。希望跟您谈谈。”

        次仁明白对方的来意后,赶忙把客人请进家里,他边走边对着商人说:“我不卖羊群的。”

        “叔叔呀,您所有不知。我听乡里的人说您快要搬到江边了,那里没条件养殖山羊的。还有,为了保护生态,国家快要出台禁牧政策了,到时你闹着要死也没办法继续养了。再说我是这一带最大的商人,价格方面我是不会亏待您的。”商人斜向次仁的耳朵说道。

        “价格是怎样的?”

        “一般来说,我只给每只羊200元,如果大一点的话,快要给300元。”商人答道。

 

        “那怎么可能,现在一只羊的价格上千的都有呢。”次仁说道。

        “那您说什么价格合适呢?”

        “少说每只也得给350元。” 

        “看您也不容易,那好吧,我就给您每只350元,就这么定了。请进屋,我这就给您结算钱。”

        进了屋里后,商人根据次仁说的羊群数量,麻利地算出价格,一共给了他31500块钱。这是次仁第一次拿到那么多的钱,居然有点小紧张了,当他再次点数那叠钞票时,手一抖,居然把两张面值100元的钞票撕成两截。

        “不用担心不用担心,我车里有透明胶布,粘好就可以了。您看,我又帮你救回两百块钱了吧?”商人说着去拿胶布了。

        到了晚上,次仁和商人聊了很久,也喝了很多酒。他对商人说:“为了这群羊,我已经想了三天三夜,直到今天早上才终于决定卖掉的,但就算卖了羊,我也不会搬下去的,这里有我熟悉的田地,熟悉的土路,还有那么多的树木和花草……”

最后,次仁醉了,他歪歪斜斜站起来,从窗口上拿来他的弦子乐器,吞吞吐吐对商人说:“快快快来看,我的神器。知道这是什么吗?它能变出任何我想要的东西。嗯?你还不信!我这就变出一个给你看,”说完,次仁把被自己咬过一口的苹果放进弦子乐器的琴桶里,再拿出来摊开在商人面前说:“快看,一个苹果!”

 

        商人一看是苹果,笑得合不拢嘴,他拍着大腿叫道:“啊!苹果,长在树上的苹果!”次仁和商人笑成一团,他们不说话,光笑着都过了一个小时。最后商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叔呀,我最后再帮你点数一下钱,我怕我先前大意,少给你钱了。数完后我们就睡觉吧,明天我还要赶路呢。”次仁迷着醉意朦胧的双眼站起来,把钱拿来交给商人。然后他去到另外一个房间里帮商人铺床,他铺完床时,商人也数完了钱交给次仁。然后他两把碗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后,高高兴兴地睡去了。

        第二天,次仁起床后来到商人面前,严肃地说:“我不想卖羊群了。”

        商人一怔,吐出一句:“嗯?”

        次仁随后说道:“算了,开玩笑的。”他继续说:“我不一定会搬到江边的。”

        “那得看您自己。”商人不无道理地应道。

 

 

 

        天亮了,我看见一道光线从墙基的石缝里透进来,我使劲抖了一下头颅,把反刍了一夜的干草咽进肚子里。我感觉有些口渴,用舌头舔了几下湿润的唇。我知道主人很快会把我们带到房外的水沟边,让我们饱饮清水。突然,有一只伙伴从我颈脖下站起来,我也被迫起了身。之后我的伙伴们陆陆续续抖起身子,有些开始叫了起来。从石缝里进来的光线更多了,我听见主人在二楼走动的声音。我们开始在圈里来回走动,有些有了羔子的羊,开始忙着喂奶了。

        今天我们该去哪里觅食,哪座山的青草更多,其实我们心里早就有底。但在清晨,通常我们只能先到主人指定的山坡上,然后才煞费周折地去往我们自己想去的山坡上。虽然主人也是为我们着想,他只会把我们赶往他认为青草最多的山坡,但毕竟他与我们不是同类,他的判断和意图经常被我们颠覆。我们不得不为了自己挑剔的食欲,违背主人的意愿,临时更定另外一条更好的觅食路线。但为了不挨他的鞭子,在早上,我们会规规矩矩地顺着他的意思去到山坡上。一旦他走回家里后,我们就开始按着自己的想法和经验去觅食了。我们知道这里的每一座山,熟悉这里的每一条路,知道哪座山上长什么草,哪些草我们能吃,哪些草有毒,哪些地方有水喝,哪些地方狼群出没最多,不一而举。关于这些,我敢确定我比主人知道的更多。虽然有时候我们会遭遇意想不到的灾难,比如集体遇见了狼、集体被困于某个悬崖上,或在树丛里啃食叶子时被藤条勒死,我主人也会因此对着我们破口大骂。但其实我们心底很清楚,所有靠我们自己都避免不了的不幸和苦难,我主人同样没办法替我们规避这些东西。但主人替我们吓走潜伏在山野里的野狼,并把家里的干草和粮食分享给我们。为了这些好处,我们才选择及时归圈,并听从主人毫无道理的说教和指示。

 

        圈门被打开了,是我主人。他今天穿得比平实不大一样,他换上一身白色的氆氇藏袍,头顶一个黑色的毡帽,以往他只在过年过节时才是这身装扮。

        把我们赶出圈外时,主人没有平常那么急躁,也没有那么多废话。他温柔地叫唤着我们的名字,并一直为我们祈祷。我们在他的轻声呼唤下走出圈门,来到屋外的围栏边时,一名穿着西装和运动鞋的人站在栅栏边,满脸微笑看着我们。

        我主人没有像往常一样,把我们赶往屋外的小路上,他站在我们旁边说:“今天开始就要离开我了,愿你们会有更好的归宿,”听到这话时我心里一急,对着主人说了一声:“咩!”主人没理我。他老是这样,只顾自己说话,永远不理人家。

主人拿来两袋包谷撒在我们面前,我们争先恐后吃了起来。好久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了,这大冬天的,我怀疑主人自己的伙食都有点寒碜,还这样款待我们,真是见鬼了!我们在吃包谷时,我主人和那个西装男人一直在握手聊着什么。等我们吃完时,我主人的神情一下变了,他变得比平常更急躁,之前的友好和亲切一扫而光,似乎急于要我们为他短暂的友好和善待付出所有血肉。他打开了圈门,离圈门不远处,放着一个庞大的盒子,我后来才知道那玩意叫做货车,专门运送那些在我们看来全是废物的东西。主人急切地赶着我们,我们努力通过它的动作、神态、呼吸以及从他那里释放出来的一些能量后,终于成功破译了他的意图:他要我们进去那个铁盒子里!妈的,他这是要干嘛?不把我们赶往山上,要我们进去这个冰冷的盒子里,他这是什么意思呢?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很想赶快去往山里,去啃食我昨晚舍不得吃掉的一地青草,那里的青草足以让我们吃上一天。此时我满脑子都是那些青草,吃完那些青草,我们还要翻过两座小山坡,到一个山谷里喝水,然后在那里睡上一阵子,再慢慢赶回家来的话,天黑之前应该能赶回圈里吧?

        “啪”我从想象中被打了回来,我主人用他那双该死的右手掌,连续扇了我几巴掌,并重复喝道:“发啥呆呢?发啥呆呢?还不快进去。”我缓过神来时,发现除了我,其余同伴都已经进入那个盒子里。我很想逃出去,当即违抗主人的命令,我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他顶多到晚上时在我后背踢上几脚。

        我是领导!整群羊一直听命于我,我去东边的山坡上,它们不敢去西边的山坡;我在田里偷吃幼苗时,它们不敢呆在山里吃草;我看上的母羊,没有一只公羊敢去调戏。但今天这种情况实在出乎我意料。很显然,比起我的权威,它们更愿意服从我主人的权威,或者说不得不服从。我感觉自己很没面子。我不可能自己一个当即叛逃,即便我叛逃成功了,我又能在这里干些什么呢?我没有任何力量单独与狼群抗衡,会轻易死于狼的圈套里。作为一只羊,我们的力量一直源于群体,我们一直在这种出于本能的群体意识中免于恐惧和灾难。我不是怕死,死亡对于一只羊来说不足为怪,我们有着比其它物种更多的概率去死。我怕的是孤独,那种即便在母羊和青草的围拢中醉生梦死,依旧抵制不住的孤独。除非你是一只羊,不然你不可能理解这种孤独。

 

        或者,我逃出去了,又回到主人身边的话,他也不可能继续给予我作为一只羊应有的尊严和待遇了。总有一天,我会冷不防被他一刀宰杀,然后很不体面地死去。我是个很爱面子的羊,你可以控制我的食量,甚至可以把我禁闭在圈子里,但你不能剥夺我的尊严。主人啊,你再扇我几个耳光,说不定我会顶死你。虽然我不一定能够顶死你,但我愿意尝试。

        正当我这样胡思乱想时,我们已经完全被关进那个铁盒子里了。我的同伴们第一次坐上这个盒子,都莫名其妙地激动着。过不久,铁盒子发出一种我从没听过的声音,我感觉到脚底有轻微的震颤,那声音尖锐而跋扈,使我开始想象一种远在青草和土路以外的世界,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主人没交代。

突然,铁盒子走动了!见鬼,它居然会走。刚开始,我们在盒子里一齐倒下,又奋力站起。但终究站不起来。众所周知,我们的脚力和步伐在动物界不算太烂,什么烂路我没走过,居然在这个盒子里站不直身子。我不服!但无论如何,我真的在这个盒子里站不起来,我无数次摔下去,又无数次咬着羊唇站起来。我主人瘦弱的身影,摇摇晃晃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我轻声说了一声:“咩,咩咩咩咩。”翻译成人话就是:“再见了我的主人,很遗憾没来得及死在你手里。保重!”

        我们不知道我们要去往哪里,或者说不知道会被带往哪里。

        在铁盒子里的第一天,我们无数次摔倒,又无数次站起来,大家都已经筋疲力尽了。整整一天,我们滴水未进、寸草未啃,连残留在肚子里的草都懒得反刍了——我们他妈根本就没有食欲!只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眩晕感,有些伙伴开始口吐白沫,眼神很吓人,一副要死的样子。最后,我们放弃尝试站起来,大家倒成一片,随着这个冰冷的盒子颠簸着。

        我们在黑夜里抵达一个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穿西装的男人也没有早上那般精神,他也一脸疲态。他打开盒子的门,试图把我们赶往一个院子里,那里有很多青草和净水,但我们四肢发软,没有一个能自行站起身来,对眼前的青草也没啥胃口了,所以依旧留在盒子里瘫坐着。穿西装的男人最后放弃赶我们下车,只见他吩咐另一个人,把大把青草撒向我们,并说道:“还要赶好几天的路呢,好好吃草吧!”我回复他说:“咩!”,翻译过来就是:“吃你妹,快扶我们下车!”但他没听懂,这个蠢货。

        那一晚我没有做梦,和以往任何一个夜晚一样,我安静地在盒子里睡去了。我是因为太累才睡去的,要不然我肯定要失眠。

        醒来时天已破晓,不见同伴们像往常一样叫了。大家都睁开疲惫的双眼,艰难地环顾这个陌生的环境。这是在一个江边,举目四望,没有一棵像样的树木。只有那些石头,躺在一些荒芜的土坡上,阳光毫无意义地照射在这些没有生机的石头上。风吹过时,扬起的永远只有尘埃。这种世界对于一只羊来说即是地狱。要不是没可能,我好想在这个盒子里顶死自己。

        我开始想念从前的山坡上,那些并不丰盛却一直啃不完的青草,可以自信地吃着熟悉的青草喝着熟悉的清水。现在,如果想要吃上一口青草,我们可能得想出新的法子了。

        穿西装的男人来到我们面前,又给我们撒了许多青草。从他的嘟囔中,我听出我们即将被带往一个水草丰美的地方,我无力想象他嘴里的福地,只希望今天不要颠得那么离谱了。突然,铁盒子又开动了,我们又倒成一片。走了一天,我们开始学会一些东西,比如铁盒子走动时,不能试着站起来,要收好四只蹄子相互抵着呆在一块。果然,在第二天,我们没有像头一天那么晕了,但这种行走方式,依旧使我们感到怪异——即使我们坐着不动,都已经被带往很多地方了,我们被迫经过那么多的世界;即便我们在盒子里闭上眼睛睡去了,其实都已经经历了太多的东西。我们似乎已经被时间流放、被道路捐弃、只能去适应超出经验的速度和路途,并软弱地向往着西装男人嘴里含混不清的福地,他说那里只有青草,没有野狼。

        第二天下午,我们被铁盒子带到一条大河边,大河两边有青草葱茏的坡地,使羊望之垂涎。西装男人停住铁盒子,打开门要我们下车喝水吃草。我就知道他会这样,他已经知道我们再无逃脱的勇气和信心了,把我们带到一个“羊生地不熟”的境地,然后“慈悲”地给予我们自由去啃草、去玩水、愿意的话还会允许我们在光天化日下交配。但这些说太远了,眼前的青草还是对我充满诱惑,我随同伙伴踏上一块西装男人搭好的木板下去了,西装男人很放心地把我们赶到河边的青草地上。我开始啃食青草,吃了几口随即吐出来了。我从没吃过这种青草——生硬、掺杂着灰土的味道,我吃出沼泽和碎石的味道,吃出生命腐朽的恶臭。我在这片草地上走了好几圈,都没发现我吃惯的那种青草。这里或许没有那种青草。我想淌过这条河,去河对面的山坡上找找,但是,当我把右蹄放进水里时,才知道我没有办法淌过这条河,它充满善意地流淌在我眼前,对我来说,却意味着不容置疑的死亡。我的经验,不足以去冒这么大的险。

        西装男人从铁盒子旁边走过来,叫喊着要我们上车。我们从坡地上走向铁盒子,我的伙伴们纷纷顺着西装男人架好的木板走进盒子里。我站在木板上,突然又有了逃离的冲动。我不想在这个盒子里继续被带往更远的地方,我想留在这里,这有水、有草的地方。如果我后腿一蹬跑向河边的坡地上,他指定抓不住我,我或许从此自由了、从此可以终结这让人无比眩晕的旅途了。但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对这个地方毫无把握,我以往学会的一切在这里都会失效,我不得不像个羔羊,重新学学习生存、重新适应新的规则和环境。我也老大不小了,何苦这样呢?这代价实在他妈大!我或许会低着头走向狼窝里,或许会毫无防备地吃下太多致命的毒草。我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规避这里的所有陷阱,我不知道下起大雨时可以躲到哪里,不知道可以到哪里吃草,不知道会有多少毒草需要我舍命尝试,我可能需要死去好几回才能掌握属于这里的生存规则。再说,我只身一羊,固执地走在山野里会被笑话的。算了,我只能跟着这个盒子走。

        “啪,”西装男人又把我从沉思中打醒过来,他的巴掌比我主人更狠。我慌忙走进盒子里,对着他说了句:“你大爷的,干嘛无缘无故打我,”翻译成羊语是:“咩咩咩”。羊的语言多么美妙呵!如果人懂得这些,我将为它们唱歌,我将以羊的姿态,提醒他们在我面前犯下的错。我将逗乐一个又一个沉闷不悦的人,然后,我们各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照看属于自己的青草和谷物。

        铁盒子继续开动,我们的眩晕感也变得若有似无。我开始渴望一只狼的逼近,使我在逃生的恐惧中感知到活着的感觉。我愿意磨破四蹄,只为找见一丛真正对味的青草;我愿意从容死去,当我尽力避过所有陷阱之后。

        不知已经走了多久,铁盒子还在继续开动着,以我们无法承受的速度。我们分不清白天黑夜、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我们既指不出来时的路,又认不得要去的方向。我们坐在这个冰冷的盒子里,逐渐变得不会走路了。现在,即使把我们放到上坡上,我们也会瘫着不动。

        或许,我们会被带到西装男人嘴里的福地;或许会被带到一片只有荆棘的沙漠;甚至,我们可能会被带到一个充满血腥的屠宰场,这一切都不得而知。但众所周知,我们羊的适应能力是很惊人的,只要不致命,我们能吃下所有青草;只要不把我们放牧在海洋里,总能有办法躲过所有雨水。想到这里,我舒出一口闷气。

我不知道这个一直颠簸前行的盒子,什么时候会停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在一座山坡上,去实现那些基于“羊类”天性的愿望——安心享受阳光和青草,心甘情愿地面对熟悉的狼群和草地。

无论如何,我们已经离开了,已经回不去了,铁盒子一直在继续前行,我们无法准确揣摩西装男人的目的地。

        我看着在盒子里连日酣睡的伙伴们,又抬起头看望盒子外面的静谧山川,深情地感叹了一声:“咩!咩咩咩”!

 

        此称,藏族,1987年生,云南迪庆人。曾从事藏汉翻译、编辑、记者等职,现供职于云南迪庆州广播电视台康巴藏语影视译制中心。有小说、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散见《民族文学》《边疆文学》《西藏文学》《散文选刊》《大家》《长江文艺》《楚雄文艺》《贡嘎山》《康巴文学》《卡瓦格博》等刊物上。曾获2013年滇西文学奖。出版有诗文集《没时间谈论太阳》。

 
作者:此称编辑:索木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