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车轮碾过一代代人的芳华疾驰而行,每个人的故事如一掬细沙,从手缝漏过永远的尘封掩埋在记忆的土壤里,而每个人和已逝去的青春象曾经绚烂的花瓣,终将独自飘零。

——题记

 

        1988年他们还是在上初中的时候,顿扎比她低一个年级,也算是全校里长的比较帅气的男孩之一。顿扎他们一帮有六七个男孩,她们也有七个死党闺蜜。因县城小,大家几乎不是从小一起玩泥巴过家家长大的,就是那种虽然没说过话但互相都知道叫什么住哪里是谁家的小孩。那个年代或是受琼瑶小说的影响,也或是看《十六岁的花季》的缘故吧,学校里大家老是喜欢开玩笑说谁和谁是一对,其实中枪的那对连话都没说过。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也不知为什么,死党们莫须有的就把顿扎和她说成是一对。上世纪八十年代四大天王是大家的崇拜的偶像,每个人都有一本歌集,封面上还要贴上各种明星的贴画,几乎所有那个年代流行的歌曲她们都会唱,比学习还用功。她就喜欢黎明,顿扎和黎明有几分神似的缘故吧,顿扎打架打篮球都是高手,尽管他学习不是很好,她也知道是开玩笑但心里也就默许了,就任死党们说吧。

        那是一个女孩情窦初开的年龄,每次上学或是放学再碰到的时候,感觉很尴尬,手心都冒汗。顿扎见到她总是笑着看着,算是打过招呼了,她莫名的觉得心都快跳出来了,她感觉那一帮男孩也好像知道点什么,见到她时也总是起哄,从那以后就特别注意要逃避遇见。现在想起来那应该是最纯真的感情,但绝对又与爱情无关,是那种小猫小狗式的喜欢和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尽管没说过一句话但心里一直暖暖的。见面也依然是冲着她憨憨的笑,她也朝他微微一笑,虽然怕见着有时也渴望能见到,有时也会在上学放学的路上遇见,一前一后的走着,不敢回头更怕他回头,如今想来挺可笑也很可爱。

        那时大家都喜欢打篮球,于是和死党们结伴看他们比赛,球场上的顿扎总是球场的焦点。少女的那一点萌动的心在三年的初中生活中愉快的充实跳跃过去了,初中现在想起来以至到将来都变成最幸福的时光了。上高一的时候她在顿扎教室的对面二楼,下课依着栏杆可以毫无忌惮地直接看着顿扎从教室进进出出打打闹闹的样子,再也不用遮遮掩掩的,不用任何理由借口。顿扎有点桀骜不驯还有一点玩世不恭混世魔王的样子,不过也没有让她有半点讨厌。有时上课不经意看窗外,偶尔也会看到他被老师赶出教室,他也在朝她方向张望,也许怕她看见吧,看他那狼狈的样子她偷偷的笑。

        记得顿扎和她在一次开学的第一天很巧合都穿了一件一样的红色运动服,是那种上面一半和袖子一截是白颜色的,衣服是父母去成都买回来的,在当时算是很时尚的。死党们发现了又在她们的小圈里掀起不小的波澜,她也为此事暗地里偷偷兴奋了好久。日子就这样在紧张的学习中过去了,顿扎初中毕业好像也没再上学了,而她暗无天日的扎进了高中冲刺阶段的学习中从此两耳不闻天下事。高考对她而言简直不堪回首,学得太累太苦了,心里都有阴影且笼罩了很多年,到如今也时不时会做梦,每次都心有余悸。那段时间顿扎就在她心里渐渐地淡去了。总之,高中后两年顿扎就像人间蒸发了杳无音信。

        从“黑色七月”中走出来,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她以高分如愿考上了心仪的大学。大概是大一的某个夏日,天气比较闷热,她从闺蜜的学校刚回到宿舍,舍友就告诉她说有两个男生来找。等了很久,最后留了一封信走了,接过信一看,落款竟然是顿扎。不会吧!连话都没说过怎么会来找她,她又惊又喜,不知所措。

        “嗨!长得挺帅哦!什么关系?”“就初中同学,一般朋友。”舍友饶有兴致地打听,她心里有点忐忑和焦虑。第二天她还是按照留言上的地址找到了他。原来他竟来她上学的城市工作。大学四年他经常来学校接她出去玩,顿扎依旧灿烂地笑着陪她,很细心的像男朋友一样地呵护着宠着她。他们无话不谈,但就没说过爱不爱的话题。她想也许自己想多了,他也许就是把她当朋友。她也怕他哪天说出点什么,而对他的感觉依旧不是爱情的那种,但又有点暧昧,有点是蓝颜知己的那种味道吧,是什么又说不清楚。也许他们都知道,她毕业以后不会再回到老家,他们也不现实,她经常想他们前世一定是感情很好的兄妹或是朋友,今生注定也只有相遇的缘分,而跟爱情无关。

        后来,毕业她分到外地工作,离家也远了,去单位报到之前的那个春节她回家过年,和闺蜜们在舞厅跳舞凑巧又碰到顿扎他们一帮朋友。舞厅太小人太多,最后他们就合坐在一桌。舞厅里太吵,顿扎请她跳了一曲舞。音乐快结束时,悄声说我们出去一会吧。她顺从地跟着他去了,沿着以前上学的小路毫无目的的走。路灯有点昏暗,他问她什么时候报到在哪个单位,她问你怎么回来了……顿扎依旧笑着轻松地说:“不想干了想家了,辞职就回家了。男人嘛在哪总能干点什么,你们女孩子就坐坐办公室,好好享受就好。”

        再后来,听说他是瞒着家里人辞职,他妈妈气得几天没理他,数落他说:“人家大学毕业回来,你也跟着跑回来,真是的!”顿扎和她的事县城里好多同龄人都知道,包括他家里人。但一直又没什么进展,大家都在猜疑中渐渐淡忘了。春节过后,她来到了那座陌生的城市上班。好在这里有她最好的闺密和一些同学,日子还算充实。有一天,在单位门口看同事们打台球,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回头一看竟然又是顿扎,她高兴的跑过去:“你怎么来了”?

        “我现在在学车,专门跑老家到你们这里的客车哦。呀!这是给你带的东西,下次需要带什么说哈!我可以到你家去取”。

        他明显的黑了瘦了,况且跑川藏线很艰苦,路况又不好,路上肯定是饥一顿饱一顿。记不清他在这条线上跑了几年,每次来他们都会一起吃吃饭,然后出去玩,依旧与爱情无关。他也没提过,甚至没问过她有没有男朋友的话。

        日子就这样在手缝中溜走。后来,她在这座城市恋爱、失恋,结婚、生子……她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再没来这座城市,应该是在她结婚以后吧!他像风一样又从她的世界消失了。

        几年后,她在母亲的葬礼上透过泪眼看见了他,目光对视的一瞬间,他的眼里是满满的爱怜,而当时的她是多么的无助和憔悴。但那一次一句话也没说,母亲的离去使她完全崩溃了,沉浸在悲痛中缓不过来,周围的一切都已经无暇顾及。

        整整几年,她都没唱过歌跳过舞。甚至,听别人喊“妈妈”都会流泪,别人唱关于母亲的歌她也会流泪。她这辈子的眼泪在那几年应该都流尽了,以至于后来的十几年她都没有悲痛中走出来。一如她在诗里写到“如我憔悴的枯颜/将我在睡魇低吟中与您一同殡葬/”。随着母亲的离世,她也在那个七月枯去。

        走出悲伤之后,母亲的离去也使她成熟了坚强了,经过这样的一场无常的洗礼她的骨子里有了一种别样的坚韧。后来再回家休假,偶尔也听说这个女孩喜欢他,那个女孩在追他,就是没听说他有女朋友,也没听说他谈恋爱。她忙于自己的生活,也无暇顾及他的事了,他们想断线的风筝渐渐失去了联系。后来听说他结婚了,对方是个乡下女人家里人包办的没有工作。他在做生意好像还不错,她在心里默默的祝福他,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很多年过去了,一个周末的深夜,她边在平板上追剧边在给儿子打毛衣,手机响了,一看是表姐的电话,她以为家里有什么事急忙接电话。

        “喂!阿姐”……“我是顿扎,今天一个朋友请客聚会刚好你姐姐也在,才知道你的电话.......你还好吗?........什么时候回家?........好久没见到你了,没听到你说话了……下次回来一定联系哈!”“呀!呀!你们在喝酒吧,好吵哦!”“你不要挂哦,等一会我出去……”

        一分钟后,电话那头突然静了。“喂!喂!”突然电话那头传来他的哭声,她一下不知所措,不敢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

        “小溪,小溪……我爱你!真的很爱你!一直一直都爱你……呜呜!……呜呜!……真的很爱你……”“小溪”这个小名好久已经没有人叫了,一种久违的亲切渐渐涌上心头,鼻子酸酸的,像梦中母亲唤她一样的温柔。许久没人对她如此真情意了,她又仿佛回到年少的时候。她又看到自己脆弱的那一面,他哭得那么绝望那么悲切,也许是闷在心里十几年的话终于说出来了,他释然了,那是一种发泄式的哭,哭得像个小孩。他是喝多了。“我爱你!我爱你!……”他后来一直重复这一句话,仿佛要把这辈子要对她说的我爱你全部说完。好像过了今夜又没机会说了一样。她也说不出话,多年以后再想起这一幕,她就想到了这首诗:“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后来,好像姐姐她们发现他不在出来找他,感觉他靠在墙上哭。“天哪!你疯了!你哭什么?丢人现眼的?快进去!”“不会吧?!你喝醉了1在跟谁打电话呀?!”“顿扎没事吧?哭什么?”“发生什么事了?”电话那头传来好几个人的声音,姐姐好像抢过电话:“不要哭了!快进去吧!我们都在找你,还以为你走了!你跑到这里来了!……”

        “喂!哦呀!没想到你错过了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要长相有长相,要本事有本事……嘎嘎!以前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哦。啧啧!从来没见过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喂喂!你听没有,他好爱你哦,刚才也给我说了半天你们的事……啧啧!”那一刻,她完全懂了!从十几岁开始他就这样爱着她,陪着她,而有些爱注定只能默默的远远的看着,他不是不想给她表白,他是怕她为难,更怕她拒绝连朋友都做不成,他顾虑他们之间的学历的差距,他怕不能给她想要的生活,那时候铁饭碗的思想很严重,一说无业青年待业青年感觉都有点低人一等。他想至少她的男人要有个体面的职位,他要她幸福,他为她想到了一切,唯独没有想到自己的未来,他的世界因为她的幸福而缤纷快乐。他是为她活着的,只要能和她在同一个地方,那怕就是远远的看着她,陪着她,不管让他怎么折腾他都愿意。她终于知道,原来他才是最爱她的人,尽管连手都没牵过,他的爱才是世界上最深层的爱!那种境界绝非每个男人都能做得到,他才是一个真正的康巴汉子,任随心爱的女人在自己的胸膛上自由飞翔。为了心爱的女人,隐忍了自己的所有。对他而言放手是一种爱,虽不曾拥有但已经诠释了一个男人的豪迈,而对他们来说注定只能永远没有交汇的轨迹,注定永远只能有飞鸟与鱼的距离。而她终是辜负了。她想起林徽因,那个民国的奇女子,让金岳霖死心塌地的爱了她一辈子,一个学界泰斗为她终身未娶……而她也拥有了他付出一生的爱,对于生活还有什么不满足呢,即便遇到荆棘坎坷,但身后的玫瑰也足以为她遮挡一切的不顺,也许得不到永远是最好的,回忆里有些美好纯正的东西那也是很难求的,有些人恐怕连一些回忆也没有就糊里糊涂的嫁为人妻了吧!她想想自己毕业后谈的恋爱,她无可救药的爱上了那个人,他也爱她,可是无奈又是情深缘浅,或是太爱就太在乎彼此,或是太年轻,不该放手的时候放手了,而他们又是在不该遇到的时候遇到了,情太深,爱太浓,那一次又轻易地放弃了对方……

        许多年后,当认识到这一点都又太晚,那份遗憾和凄美,在很多夜晚伴着她竟满满荡荡地在心头渐渐濡染开去,象那凋谢的玫瑰花,带着它的芳香,永远,永远珍藏在记忆最深处。对他,唯有最真诚的祝福,不知多年后,他可曾读懂她。生活和时间不曾因为谁和谁的不幸福而停止流转,于是也就推推搡搡的跟着人群上路了……跟所有的人一样,他们都顺理成章的结婚生子。日子还算幸福,偶尔她也会回忆过去。

        在一个夏末的周日值班,因是周末百般无聊乏味。高原的天像小孩的脸,说变就变,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突然就无任何征兆的下起暴雨。雨后,她走出值班室来到院子里,一阵玫瑰花香合着泥土的芳香扑面而来,迎着花香她向玫瑰丛中走去,玫瑰娇艳欲滴的花瓣铺了一地,她的心莫名的的疼起来!她轻轻捡起一捧,当年黛玉葬花的心情,她能隔着时空感受到了。她想起那些爱她和她爱的人,她突然来了灵感,一气呵成写了一首诗,她喜欢写诗,想想毕业以后竟没有写过一首,今天终于又找回久违的感觉。而这些诗句应该是十几年经历的情感心路的沉淀吧,今天她终于可以主宰文字,当一回诗的奴隶,做一回语言的主人,语言成为她手中生命的呼吸和脉搏的振动,当内心的情与思语化为活生生的意象,变成一行行文本时,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过后她一个字也没改,就保持最初的初心吧!

 

                《雨后的玫瑰》

 

                当一切,尘埃落定

                经历了一度又一度的春风秋雨

                风平了,心静了

                如疯长凝结的飘莲

                轻轻拨动了尘封在心灵最深处的弦

                如雨后的玫瑰

                留下一抹久远的芳香

                在心碎的瞬间

                花瓣如雨而下

                铺满了,印红了

                湛蓝的天空,留下了一片心痛的凄美

                生命中,流失的仅仅是岁月?

                还是那片深情的草滩

                难了,难了

                难了独上西楼的愁

                雨后的玫瑰

                依旧绚烂如血

                肆意着它的浓郁

                许多年后就这样

                远远地,静静地凝视着你

                踩着满地的花瓣

                裹着那抹芳香

                越走越远……

                无言,无言

                无言以对放手的痛

                而你,可曾回首

                读懂那些飘落的花瓣

                曾经的寂寞与执著

                而我不忍

                再次捧起那一抹抹

                久违的芳香

                席卷曾经的无助

                远处翻飞着彩色的经幡

                牵引着

                走向茫茫雪山深处

                封冻残留的芳香

                等待下一季绽开的美丽

 

        写完这些诗句以后,她知道她已经放下了,释然了,坦然了。 她现在明白,顿扎曾经的坚守和执着,她很荣幸和骄傲那么多年她的背后一直有一双眼睛默默的注视着她伴着她长大,如诗中写到:“远远地,静静地凝视着你\踩着满地的花瓣\裹着那抹芳香\越走越远……”,从懵懂的少年开始那份情就在他心里扎根发芽,即便爱的痛彻心脾,却依然深埋心底。而她却从未真正在意,因为他的不曾表白,因为自己的矜持,错过了绽开在眼前的玫瑰。只是闻着芳香享受着,却忽略了他的感受,此刻她为他没有表白而深深的感动着。多年以后明白这些已经太晚,而他们永远也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顿扎在无数次独处的时候一定也曾无奈的有过这样的心情,一定凝视她远去的背影无数次的问:“而你,可曾回首\读懂那些飘落的花瓣\曾经的寂寞与执著”。上苍一定是在惩罚她,让她经历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而深深的伤一次,以弥补对他的不公。她所有的爱情就像雨后的玫瑰尽管已经凋落但也曾经肆意过它的浓郁:“当一切\尘埃落定\经历了一度又一度的春风秋雨\风平了,心静了”。梦未央、情未央。

        “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梦着你的梦,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幸福着你的幸福,因为路过你的路,因为苦过你的苦,所以快乐着你的快乐,追逐着你的追逐……所以有了伴的路,没有岁月可以回头……”

        苏芮的那曲《牵手》在她脑海里清晰反复的响起……

 

        德西,女,藏族。西藏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格桑花》《西藏诗歌》等书刊和藏人文化网、雪域萱歌、格桑花开等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