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章

 

昨夜大风,街角

总有席卷的狂热

被吹入长空

猎猎若旗

 

这样的夏日持续太久了

而秋天依旧遥遥无期

手植的那些花朵

已经准备,提前枯萎

 

哪一朵云里

还会藏着

一片消暑的雨?

 

2017年7月20日晨随记于流珠斋

 

 

最后的宽慰

 

置于池中的浮萍

尚未开花,早已有

簇拥的鱼苗和水草

寻找合理的栖居

——从遥远的南方归来

此刻,我并不想谈论

和酷暑有关的话题

 

如果早起,尚能遇见

沉默的远山,蓬勃的烈日

当然,如果再安谧一点

如果能够,心怀慈悲

你还可以遇到

永久的宽恕

 

这些年,躬行于大地

时常会得到泥土的赞誉

当然,如果再贴近地面

还会看到,那么多的手臂

挥舞着,高蹈的意义

 

浴火的凤凰,不过是

对夕阳的最后臆想

作为弱者,更多的时候

我们宁愿相信

每一个异象的天空

都是对不公的安慰

 

2017年7月14日晨于流珠斋

 

 

沪上记行

 

在魔都,三枚硬币

可以带你进入

地层以下

和一块铁器

和那些,来自

四面八方的人群

一起,向着一个方向

向着这座都市的腹部

深入驶进。我不知道

浮出地面的时候

是否,还有阳光

继续照耀——

闷热的午后

唯有,面朝北方

面朝北方的故乡

才能,找到

留存心底的清凉

 

2017年7月9日午见涂鸦于魔都

 
 

晨语

 

总是喜欢,把一切

都想象得过于美好——

比如,一定有露

凝在熟悉的叶片上

比如,一定有雨

轻轻敲响途中的窗

比如,可以骑马归来

踢散萦绕此生的思念

比如,可以卸下骨殖

轻轻松松地,步入

下一个平淡的轮回

 

可羁绊依旧,包裹着我们

越来越平常的每一个日子

午夜归来,甚至不敢奢望

能有一盏亮着的灯

——而唯一庆幸的是

从梦中醒来,尚能

面向东方,轻轻说出:

“早安!众生。”

 

2017年7月6日晨于流珠斋

 

 

午后,在核桃树下坐了坐

 

太阳已经西斜

仍有,斑驳的光

透过茂密的枝叶

洒落一地的陌生

废弃的楼宇里

无人进出的门

严守着

午后的秘密

 

草地上,有几只鸟

继续啄食零碎的时光

二十多年就这么过去了

唯一感到庆幸的是

人近中年,尚能

陪着这条迟缓的大河

慢慢找回,生命里

这段柔软的血脉

 

好在,起身的时候

已有大片大片的云朵

在树梢,慢慢凝结

惟愿,能有一场大雨

彻底浇灭

北方的怒火

 

2017年6月30日午后于西北师大核桃树下

 

 

悼词

 

时光巨大的背上

依旧有,阳光,鲜花

尘埃,和那么多的罪恶

亲密无间地盛开

而暴劣,堂而皇之地

举火狂奔于人世

我只能,做那个

手握温润的隐忍者

无所适从,一言不发

 

一百一十八个鲜活的生命

就深埋在,原本养活了

他们的泥土之下

喑哑无声——

这些年,历经那么多的

苦难,我已经无法

拨动一百零八颗佛珠

在阳光明媚的北方

合适地表达

此生的悲哀

 

2017年6月26日晨于黄河岸上

 

 

再致父亲,或者孩子

 

终将面对一些事情

说出遗忘。终将

面对这个世界

说出平静——

人流如织的街头

此刻,是开阔的

我尚能,面带笑容

继续走进,每一个

并不陌生的黎明

 

终将,在起身的时候

完整地见到,暮色四合

终将,让我的孩子

也慢慢明白,生死轮回

——余生的日子

只要有,一盏灯

还亮在熟悉的窗口

就完全可以,回到

温润的人世

 

2017年6月13日晨于流珠斋

 

 

风轻云淡

 

无法坐在这里

和你继续讨论,秋收

阳光,麦地,还有这个

窗明几净的午后——

暴雨,正在大地上肆虐

萎顿在地的岁月

破败如斯,宛若弃妇

 

这么多年,虽然

已经习惯于,随手记下

那些其凉似水的夜晚

或者,残阳如血的薄暮

我再也不愿,赤足涉水

二十多年之后,依旧

无法知道,这座城市

真实的温度

 

夜深人静的时候

朋友在河对岸问我——

你有一扇向西的窗口吗?

 

这是多么美好的祝福!

 

2017年6月8日晨于流珠斋

 

 

致父亲,或者孩子

 

            1

登临的途中,依旧

忘却了,低洼的来处

和将去的高度——

我只是,如你当年般

轻拉着这双小手

试图,让每一步

都走得平稳

 

而下山的途中

我们一定会遇到

迟缓东去的河流

安静盛开的野花

和那些,无声无息

错肩而过的风

 

如果看远一点

当然,还会有

灰蒙蒙的天空

 

            2

就让雨一直这么下着吧!

 

这一年,天气转暖

对我而言,只是

一种说法

 

            3

这么多年过去了

昨夜的梦中,还是

只能挥舞着

你佩戴了一生的

那把腰刀

 

那么,如何才能

彻底放下,这些

懦弱和虚荣?

 

            4 

“俯首大地,就有美好”

——人近中年的时候

终于学会,慢慢咀嚼

这些,攒了几辈子的

咸咸淡淡

 

然后,忽略你

渐行渐远的脚步

在每一缕晨曦里

努力写下

人世温润

 

2017年6月5日(丁酉年五月十一日,先父一周年祭日)于流珠斋

 

 

我们都是没有长大的孩子

 

所有的灯,都会在

暗夜的尽头,渐次明亮

所有的路,都会在

熟悉的晨曦,渐行渐远

受难的母亲,站在

胞衣脱落的地方

独守一世的清贫 

 

我们都是一群没有长大的孩子 

 

萨嘎达瓦的桑烟,还在

圣地拉萨,袅袅升起

安多藏地的晨露,早已

凝结成祛除百病的甘霖了

端午的父亲,躲在

时光背后,宛若一段

无药可治的疾病 

 

我们都是一群没有长大的孩子 

 

那么多的阳光,还在背上

花儿一样盛开,那么多的风

正在吹绿,夏日的草地

那么多的女子

逐渐变得温润 

 

我们都是一群没有长大的孩子

 

2017年5月29日于黄河岸上

 

 

有些病注定无药可医

 

在所有的城市

惟有,凌晨四点

是比较安静的

这个时刻,应该就有

露珠,凝结于草尖

 

五月初五,藏地安多

据说,掬起的每一滴水

都是治病的甘霖

拉萨的大街上,一轮明月

正映照着,佛陀

诞生,成道

诸恶寂灭

 

而更远的一些土地上

斋戒的穆斯林兄弟

在黎明前袖手而行

惟有,沉睡的众生

尚无法拥有

此刻的安宁

 

这样的晨曦,正好适合

礼佛,熬粥,或者继续翻开

那些无法缝补的往事——

行医的父亲,自从

去年五月,送你离开

这个人世,于我而言

有些病,注定

无药可医

 

2017年5月27日晨于兰州流珠斋

 

注:

1、藏历四月为氐宿月,四月十五,相传是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诞辰、成道及圆寂的日子,是藏传佛教的“萨嘎达瓦节”。

2、农历五月初五,是安多藏区的“桑杰曼拉节”,意为“药师佛节”,是天上的药师佛桑吉曼拉洒下圣水妙药的吉日。

3、2017年5月27日也是穆斯林的斋月起始的日子。

 

        刚杰•索木东,藏族,又名来鑫华,安多藏区卓尼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主编。有诗歌、散文、评论、小说散见各类报刊,部分作品收入各种选本,译成多种文字。著有诗集《故乡是甘南》。现供职于西北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