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

 

风,像漆黑的夜色铺下来

湮灭一盏灯的孤独,是拯救,也是扼杀

 

你我,是两粒蒲公英种子,悬浮在空中

灯光照不到,我们选择各安天命——

 

在夜色里盛开,也在夜色里凋零

 

 

夜宿某寺

 

到了不惑之年,开始处世不惊

对黑夜和早生的白发已不再心生悲凉

 

窗外,风雨交加。寺庙里的酥油灯

闪电般戳破黑夜的一个个谎言

 

但我内心平静如水,那些被我们忽略的

日子和人事物景,逐渐明亮起来

 

他们,原来一直都不曾离开过

一直都活在某个位置,与我相敬如宾

 

 

那时候

 

我们趁着雨后的湿润,去采摘山野菜

草叶上的露珠,打湿鞋子和衣袖

蕨菜,像胖嘟嘟的小手,笨拙地

攥着晶莹的糖果,不愿伸开

 

那时候,我们在草地上猜拳

手指比划着:石头、剪刀、布……

那时候,肯定猜不到——

现在枯枝一样的双手,一遇雨天

就断裂似的疼痛,难以自由伸缩

像我们卑微的存活,进退两难

 

 

拉尕山

 

苍翠的绿,隐藏村落的宁静

蜿蜒的道路,像一曲悠远的牧歌

连接着心灵和远方

 

云朵里的拉尕天堂,传来清脆的鸟鸣

那些遍地挂满露珠的花儿

像你星光般永恒的爱,照耀洁净的人间

 
原刊于《星星•诗歌原创》2018年第10期
 
 

        花盛,藏族,甘肃甘南人,甘肃作协会员。作品散见《诗刊》《民族文学》《青年文学》《诗选刊》《青年作家》等刊,作品入选《中国年度诗歌》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低处的春天》、散文诗集《缓慢老去的冬天》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