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四月

 

我站在风中喊你

用尽储蓄

 

不知是隔着玻璃

还是风刮走了残存的声音

不知是不愿声音发芽

还是岁月让你失聪多年

 

这,都不关春天

我要大声呼唤

 

一张嘴,才发现

我已失语多年

喉咙早被时光石化

我们已回不到出发的河流

就像繁花失去了含苞的能力

 

 

流逝的时光

 

白云飘走了

绿叶黄了

城墙已成废墟

时间与岩石溅起千年水花

令水底的鱼失眠至今

 

二十世纪轻松地站在冬季的田野

如废弃的车轮

瞩望历史——

那些水蚀而且爬满苔藓的日子

登高再登高

无论幸福还是苦难都是一程

都是秋后屋檐下卷刃的镰刀

所有的江河都迷失方向

最终仍归属大海

 

今天

花蕊颤动着彩蝶纷飞的幻觉

种植春天

春天便握在我们手中

无论早迟

雨滴在叶子的茸毛间滚动

是喜悦抑或哭泣

日子是一岁一枯荣的野草

阳光下都有阴影

眼看水与月光千年万年地流淌

 

 

记忆

 

把记忆烹煮一下吧

天空湛蓝,风也柔

没有第三人称打扰

正好喝茶

六年级最后一节语文课

跑得最快

与上班第一天的下午

相遇

作证的是暗恋的那个人

他也在喝茶

杯中的绿叶

像目光的腰身一样舒展

 
编辑:索木东